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超越梦想 On My Way

VC的世界——就这样走下去,直到走不动为止,用01记录下来,走不动的时候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雪后登小红螺山 (原创:羽众不同)  

2009-03-12 08:47:21|  分类: 驴行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09年2月21日。星期六。雪后。
    陈隽,小乔,大兵,我。带着四份对雪山的绝对热爱,从锦州西客站出发,乘出租车抵达雪后神秘的-小红螺山。作为登山队员,我在这里是新菜,除了有一些体力外,其他户外乃至于雪地穿越的知识为零。在资深老道的同队队员的带领下,顺利的完成了从小红螺山脚下到“冰瀑”,“三节楼”,“老爷印”,“梳妆台” 等最高峰的雪地穿越!
    本次活动惊险刺激,险象环生,神异荡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题记
    小红螺山,从来就是美丽而凝重的。如不是21日的深刻探访,还不知小红螺山是那么神奇。
    经常和车友一起骑车到山脚下。每每在山下的竹林寺,龙泉寺转转也就算了。“龙泉”的水从山上流转经龙头处飞溅下来,捧着泉水洗把脸,据说会带来好运,经常饮用龙泉水能防治百病;很多游人专门开车过来,打满几大桶泉水带回去。至于那泉的源头从何而至,我至今也没搞清楚。
    雪,是东北人的魂,也是许多人的梦。小时候我们都在雪夜做过同样的梦:梦见白雪公主与她心爱的王子在那片洁白的树林里邂逅,过着甜蜜的生活。雪让我们心怀梦想,没有雪,我们便没了梦想的翅膀。
    雪,对我这个从小在黑龙江长大的人来说,更是痴迷。我的童年在雪山,雪地,雪原中渡过。雪中层林尽染的不仅仅是梦想,还有数不尽的乡情与乡思……

    冬季我们盼望着有雪的日子,可一冬无雪。
    残冬将近,绿枝萌发的时节,一场铺天儿盖地的大雪竟姗姗来迟。  
    陈隽,大兵,小乔,我。我们四个活得十分“兴致”的人,在雪花飘过的一天,来小红螺山散心了。
    请不要将本次活动叫“探险”或者是“冒险”。21日,星期六。天气晴,天凉,山下风大,山下山上雪厚。无明显上山的道路标志。一切“穿越”,“探路”,“探险”,“冒险”,“胆战心惊”等诸多的词汇统统略去。不用,真不用……只留下轻松的心情就好了。走下出租车看到白皑皑一片雪的时候,我迅速的这么安慰自己。

    我们没有去拜访两寺,直径往上山的路走去。陈隽说,“冰瀑”,“梳妆台”,“三节楼”,“小红螺顶峰”,“老爷印”,“双龙寺遗址”和“四方台长城遗址”这些景点,这样的雪路,完成两样,就算我们完成作业了。根据当地老乡的指点,加上大兵的导航仪的辅助,完成这些功课还不是很难。尤其是走了两步,就隐约看见冰瀑“黄黄的”呆挂着,心里没了茫然,只剩下坚定信心和要用力的腿脚。
    没膝深的雪,再贵的鞋也抵挡不住它侵没。没等上山,我的鞋就湿了。老驴大兵给我两个塑料袋,叫我套在袜子上,脚丫子算是对付着不那么凉了。也没想天天去爬山散心,我和小乔用不惯那拐,顺手牵了一根免费的“手杖”,拄着。我边走边用卡片机拍照,“拐”也实在麻烦,挡害,“啪叽”就给它撇山下去了。我觉得还是抓住树和石头比较安心。
    第一站,到达“冰瀑”。冻成冰的瀑布,远远的像一溜“大鼻涕”。天太冷的缘故吧?小红螺山感冒了,“冰瀑”是它黄黄的大鼻涕。这么冷峻的小红螺山,流着这样帅气的“大鼻涕”想来也真够“迷人”的。
    在陈隽的热烈怂恿下,我们准备从侧峰登顶,侧看冰瀑。
    大兵拿着他自认为特坚强,特忠实可信的GPS另辟蹊径。我老老实实的跟着陈隽和小乔。说句实话,这次没小乔我根本就不想从那峭壁上翻越过去。虽然也登过几次山,可真正的没经验的是我。站下边往上望,光那陡立的峭壁我就又晕又恶心起来。放着好好的道不走,干嘛要开这份心嘛?没办法,他俩都上去了,在上边还喊我呢:“不同,有问题没有啊?……”。@#¥%…我干嘛有问题呢?我没问题!其实我想哭了……我咋没问题呢?干嘛……不带这样玩的…… 55555……
    终于,在两个雷人的诱导下,我又一次在雪中峭壁上穿越,再次实现了我人性末端软肋的超越。

    山顶上看,金碧的艳阳给大片雪皑皑中裸露的石,松林染成耀目的光环。山风过后,松林荡过绿波绿涛,“哗哗”直响。疑惑是那泉那瀑布的声音。扭过头去,惊骇的发现,那挂瀑已在脚下。依然静静的沉着,如老父褶皱而开阔的额头,白发点染,慈祥而豁达。
    绝峰之上,超越的是空间。与山赴约,即是赴了千百年的约会。山携瀑,走了几千年,我携约定,也走了几生几世。
    山读我,我亦读山,读水。一页页的阅过,层层数不尽的“思之不尽”……
     
    11点多,我们在山顶简单补养后,继续北上。
    凹凸的山路被大雪覆盖着,软软的。没出多远,发现一溜脚印,交错叠加。手杖扎在雪地上一个个圆圆的洞。看情形应该是一个小队,目的和我们一样。而且对小红螺山不是一般的熟悉。陈隽说,我们今天是遇到贵人了。顺着他们的脚印,我们毫无悬念的登上“三节楼”经过“老爷印”,到达“梳妆台”。 因为时间与地况的不方便,我们没有再往“双龙寺遗址”和“四方台长城遗址”进军,就准备下山了。时间已经是下午3点半了,下山还需要一段时间。未作停留,我们一路往下滑行,奔山下而去。
   下山的路不好走。积雪太厚,而且朝阳坡的雪开始融化和着腐败的树叶浆糊似的乱成一团。从开始不成型的脚印分析,前一队“贵人”也和我们一样,“滑行”了!大兵掏出绳子,前边由陈隽牵着,他在后边拉着。边走边拿树做桩,手杖来回倒。我和小乔夹在中间,连滚带滑的往山下骨碌。谁都没玩过这么好玩的滑梯。大兵为了我们不知道摔了多少次。敢情老驴也摔跤呀?我暗笑……
    接近4点半,终于走下了山。
    到了路边,才发现,原来上山的路可以这么走!我们原来走过很多冤枉路。
    在路口,依然很幸运的拦到了一辆锦州牌照的车,把我们送到了红螺岘。5点,转乘开往锦州的小客,我们安全,顺利的--到家啦!
    此时,我的心情又激动又平静。
    激动的是我回来了。
   平静的是,超乎想象的事情不要光去想象,要去做。
   我们理该去最宽阔,最具有挑战深沉,挑战生死的地方;躺在山巅之上,卧看松林在风中梳理我们渐渐苍白的青丝。直立在空无凭依的山峦上,体味你依然活着的愉悦!
    如果可以,我还愿意站在山岩上,做羽翅纯黑硕大的乌鸦,嘎嘎叫着。仓惶到极点却仍然一声声常噫:为天地立心!
     “嘎……”

    下雪了,出去走走,不是很好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